导航菜单
首页 » 无极荣耀官网 » 正文

炮神-张作霖与原配夫人生前恩怨纠葛不断 挑选身后相陪

奉系军阀大帅张作霖,终身娶了六个女性,个个美丽自不必说,但要说有性情,敢和他拍案叫板的,仍是原配夫人赵春桂。

赵春桂,清朝光绪元年(1875年)出世在奉天府黑山县南乡赵家庙村,姓名又名赵二妞,为当地富户赵占元的二闺女。

当年张作霖当货郎走街串巷艰苦营生时,常活动于赵家庙一带。关于二人的相识,有两个传说:

一说是张作霖爱赌博,一次输到欠钱,被人绑树上痛打还不信服地大骂。恰巧赵占元路过,看他是条汉子便出资相救,并有意将自家二闺女赵春桂许配给他;

另一说赵春桂那时候也喜爱打牌,一次也输到没钱无法抽身。张作霖其时旅居姥姥家卖包子营生,这天下雨没生意,当即以包子代赌资给赵二姑娘解了围,赵春桂见张作霖侠义仁慈,与他一见钟情。

赵占元与老伴育有一男四女。自相识后,张作霖的货郎担子常常来到赵家门前,其四个女儿,少不了买个针头线脑、胭脂香粉之类。天长日久,张作霖和赵家人便混熟了。赵家二女儿虽然有意想嫁,但因张作霖居无定所,日子没保证,赵家人除了赵占元都不赞同这桩婚事。张作霖心中憋了口气,决计混出点人样把赵春桂娶到手。

光绪二十年(1894年),中日甲午战争迸发,张作霖决然参军入伍。因他言简意赅、机敏过人.加之又善相马,因而深得清军管带赏识,很快被提升为骑兵哨长(排长)。

甲午战争完毕,张作霖骑着高头大马回到赵家庙村,如愿与赵占元之女赵春桂完婚。这一年,他俩都是21岁。

婚后的张作霖依旧好赌,加上之前的兽医生意也没了,夫妻俩没有什么日子来源。不久,跟着女儿的出世,日子变得愈加窘迫。赵春桂不得不也参与打短工,补助家用。

为了改变现状,赵春桂屡次劝张作霖说,大男人应该有所作为,不能整天赌博,张作霖性情也刚烈,不愿和赵春桂天天争持。一气之下,入绿林当了土匪。赵春桂担惊受怕,只好跟着张作霖过起了在刀尖上跳舞的日子。一次在和另一帮土匪的打架中,张作霖差点丧身,赵春桂还怀有身孕,终究捡了一条命,不久在避祸途中生下了儿子张学良。

后来,张作霖因办民间装备稳妥队出了名,又被朝廷招安为军官,实力逐步强壮。辛亥革命迸发,他力保东三省总督赵尔巽,因功成为手握奉天军权的要人。

早年祸患时,赵春桂与张作霖存亡相随,乃至在他脱离故乡辽西前往人地生疏的漠北剿匪时,赵春桂也不惧千难万险,携幼儿随军相伴,爱情满意默契。但是跟着张作霖宦途升官炮神-张作霖与原配夫人生前恩怨纠葛不断 挑选身后相陪,官越当越大,赵春桂和张作霖之间一起语言也越来越少,爱情逐步疏远。

仍是在中安堡安排稳妥队时,张作霖一次邂逅中结识了有北镇一枝花之誉的教书先生女儿卢寿萱。赵春桂明知老公情有所移,仍是遵守尘俗,平心静气地赞同张作霖把卢氏迎娶进门。赵春桂不仅对卢寿萱可以相容,两人还共处很好,形同亲姐妹。

(剧照)

但跟着张作霖位置的再三攀升,家中的两个女性还不能满意其花心。他又连续迎娶了两个年青女性入门。面对这样的局势,心性刚烈的赵春桂真实承受不了了。

1909年的一天,她因家庭小事与张作霖发作口角后,不管张作霖及几个结拜兄弟的劝止,斗气带着孩子单独回来辽西老家。张作霖在气头上脾气更犟,也不愿劝赵氏心回意转,仅仅派人一路护卫她回了老家。

自此,除了接纳张作霖派人送来的日子费用外,赵春桂简直从不与他联络。

1911年,赵春桂因为好长时间得不到日子资金,迫不得以来找张作霖要钱。她带着6岁的小儿子学铭爬冰踏雪走了一整天来到奉天。张作霖让卫队长祁老号领她们在大南门里一家客栈暂时住下。

此刻张作霖正军政业务繁忙,直到第二天深夜才来到客栈相见。两人没说几句话,疲乏的张作霖倒头便睡。夜里,幼子张学铭因病开端哭闹,引起熟睡中的张作霖烦躁发火,他居然动身挥手打了儿子几巴掌。赵春桂见此,当即与张作霖发作剧烈争持,第二天不辞而别。

这事不久,赵春桂在新民老家气血攻心,患病不起,但却再也不愿回到张作霖身边,也再未踏入过帅府门槛。

1912年的新年往后,赵春桂的病况危重,现已不能动身下炕了。在奉天的张作霖闻讯,却认为赵春桂仍是斗气与他作梗,不愿信任其病况真的危重,仅仅托付二夫人卢寿萱替代自己前往新民探视。

卢夫人到新民杏核胡同的旧宅里一看,不由吓得不轻。

此刻的赵春桂早已面白若纸,躺在炕上不能言语了。卢夫人匆促求医讨药为她紧迫救治,可为时已晚。卢夫人来到新民县不几天,即1912年4月15日,赵春桂便黯然离世,时年38岁。

(剧照)

赵春桂身后,卢夫人立刻让人从新民给张作霖拍加急电报,报知凶讯。可张作霖依然误认为是误传误报,不信任与他有过祸患厚意的结发妻子会在中年忽然死去。

待张作霖从奉天挂专车前往新民,赶到杏核店胡一起,赵春桂现已永久闭上了眼睛。

还有史料或许是剧情,讲述这段往事时说:目睹赵春桂病的不可了,她的大女儿张首芳哭着对大弟弟学良说:“娘不可了,你赶忙进城去找爹”学良跑到奉天见到其父张作霖时,他正在跟汤玉麟等人炮神-张作霖与原配夫人生前恩怨纠葛不断 挑选身后相陪发脾气。张学良壮着胆子叫了一声爹:“爹,娘病得不可了,你去看看她吧!”

张作霖忙乎完公务,才喊来军师包瞎子问卦,包瞎子知道学良来此,定是有事。他掐算一番说,大帅,卦相不吉,嫂夫人怕是不久于人世矣。这话把张作霖吓了一跳,她才38岁,活蹦乱跳的,哪能说不可就不可了呢?可当他赶回杏核店胡一起,赵春桂已殁。

赵春桂生前与二夫人卢寿萱共处过一段日子,姐俩爱情不错。卢寿萱见赵氏已去,留下几个不幸炮神-张作霖与原配夫人生前恩怨纠葛不断 挑选身后相陪的孩子,忍不住悲从心来。她用私房钱买来一具比较好的柏木棺材,匆忙油了一遍漆,预备发丧赵春桂。

张作霖来到后,绕着棺材转了两圈,用手拍了一下棺材天板,说这个不可,换一个,便径自出了宅院。

张作霖早前刚被清廷招安点编时,见过新民县最有钱的林老爷子有口金丝楠木寿材。他找到林家大少爷阐明来意。这位少爷面露难色,推说老爷子近来不大好,说不上哪天就用得着呢。张作霖仗势不给地步,说只需今日不必,寿材我就先拉走,通知老爷子,等他升天那天,我张作霖率一万戎马来给他送别。

赵春桂生前后几年没有得到老公的温暖,身后却享受了一次不寻常的夫贵妻荣。

她出殡其时在新民可谓空前绝后,奉天各督抚衙门大小官员,张作霖七个把兄弟及所部奉军连以上军官,日俄美英意等驻奉领事、商务代理全部参与,杏核店胡同一时门庭若市。

新民县当地官员用尽地主之谊,将赵氏的丧礼办得格外局面。举丧之日,奉天和新民县的各级官员都为赵氏披麻戴孝,典礼格外盛大。

此前张作霖家的祖坟在辽宁海城。赵春桂死时,那些妄图凑趣张作霖的官员建议将赵夫人就近葬于辽西。一些当地权贵们纷繁向张作霖捐赠坟场段培相。张作霖所以请来风水先生数人,先后将那些捐赠给他的坟场逐个审视,最终看中了一块距北镇县城不远、处于群峦环抱中的驿马坊。此地背靠连绵青山,面对潺潺流水。风光非常特别。

赵春桂的棺木抬进墓地时,张景惠、张作相、汤玉麟等几个张作霖的结拜兄弟换下了脚夫。

当年在八角台干稳妥队时,他们就结识了赵春桂这个优异女性。那时候赵春桂仍是个羞涩的小媳妇,不笑不说话。哪个兄弟有了伤风发烧,她都熬汤做面,像服侍张作霖相同尽心。弟兄们跟张作霖有了口角,都是她来斡旋陪不是。参与抬棺的汤玉麟汤二虎声响呜咽说:弟妹命苦啊,咱兄弟现在混好了,你倒走了,你连一天福也没享上啊!说得墓地里一片哭声。

第二年,张作霖又把其母王氏遗骨由黑山县移至驿马坊,让她与最喜爱的儿媳合葬一地,算是张家对儿媳亡灵的一种安慰。

据传,安葬完赵春桂,张作霖在墓地的门房待了一天一夜。他的副官像门神相同守在门前,不许任何人接近。

12岁的张学良想知道父亲在里面在做什么,见副官守在门前也不敢进去。既见不到父亲的人影,也听不到他的声响,门和窗都关得紧紧的。

第二天早上,张作霖走出门房,眼睛里布满血丝。也不知是悔过站立久了仍是跪拜久了,他的一只腿如同走路不听使唤。来到儿子身边,他一边揉着那条腿,一边慢慢说:“小六子,你记住,我身后,你就把我埋在这儿”。

1928年6月4日,张作霖在沈阳邻近皇姑屯被日本关东军谋杀炸死。“九一八事故”数年后,在现已沦亡的东北,由他的结拜兄弟、当了奸细的张景惠掌管,总算把枭雄一世的张大帅安葬在驿马坊,让他永久回到了原配夫人赵春桂身旁。

衷心感谢各位朋友阅读《掌心春秋》。如果您喜爱本栏目,可点击栏目右上角的提示“订阅”或“重视”。咱们一起赏析前史趣闻,回想前史往事…(声明:本文配图均源于网络)

二维码